江一燕 | 我平生最大的野心,然而是个随机

临公子言

那是一只活得很美丽的老姑娘,

一只南方的姑娘,

她平生最大的野心,

可是是个随机。

那么,你呢?

——临公子的微信中号:书临

01  以梦为马,各处可栖

第二回认识江一燕,是因《错爱》那部剧。

她在中间扮演一个被继母欺凌的孤女,

唯有、敏感、要强、倔强又善良。

他穿着天黄色直筒裙站在近海礁石上,

把落榜的成就单撕成碎片的榜样,

由来朝思暮想,

从未有过流泪,却比流泪还要痛苦。

幸好在那段难受的青春期里,

并发了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男生,

陪她一头成长,

末尾多少人双双走出了小城,

她成了一位新闻记者。

驾驭的笑脸,似乎生活没有让她受伤。

小江同学把这么一个姑娘演绎得极为细腻,

日后,天蓝色整圆裙,亮蓝色钱夹……

都成了自己脑海中某种象征性的回忆。

恬静中包涵着某种力量,

是小江给自己的初映像。

小江跟三毛很像,但比陈懋平有烟火气。

三毛的履历相当传奇。

辍学,学画画,留学西班牙(Reino de España),

穿越撒哈拉,与荷西的绝世绝恋,

一生漂泊,而又乐在其中。

那般的阅历,距离生活太漫长,

大家爱她,却极少有人能一气呵成。

最欣赏小江的少数是,

安定与流离失所,生活与做事,

隆重与朴直,出世与入世……

都被这一个丫头融合得更加好。

朝九晚五,浪迹天涯,以梦为马,随地可栖。

02 镜头那端,是放置心灵的地方

当按下快门的立刻,一切被定格在时光里,

不再有没有的早年,不再有缺席的将来,

于每一日的亲善,于每一刻的性命,

欣逢,即成永恒。

——江一燕

小江爱雕塑。

爱到什么程度吗?

她去无人区冒险拍火山,去亚洲拍自然风光,

睡在狮子附近,喂犀牛喝水,看火烈鸟迁徙。

文章博得了“华夏典藏奖”。

在花旗国《国家地理》雕塑大赛中国赛区颁奖典礼上,

还拿走了唯一一个属于女水墨画师的奖项。

文字、摄影、音乐、绘画……

都是一个人追究生活发挥我的触手。

那么,透过他的创作,

咱俩看到的越多是爱和擅自。

当自家也躲在镜头前面寓目世界的时候,

一种没有有过的注目和平静从心里升起起来,

抱有的沉郁都忙于思考,所有的欣喜都趋于温和。

“一个人旅行的时候,拍拍,

一群人被触动的时候,拍拍。”

是对时光的尊重,期待着美好和落寞都可以定格,

是对生活的挚爱,期待着一身和霸道都可以融为一体。

因为喜欢,再忙也会抽出时间给自己一场旅行。

前段时间,小江在宣传《大雪将至》的时候说,

“大家走完这一程,就去旅行。”

设若可以在每一段工作告一段落之际,

都奖励自己一场旅行,

那就是说,横亘在大家面前的年华进度,

宛如也不是那么干燥而悠久,

自身拥有的野心,可是是对自由的期许。

03  长江,距离天堂近日的地方

“说来,藏地不是想来就来的。

过多地点早有约定,就是迟迟到不断。

假定到了,回想过往,

会信服因缘那件事。

某地如此,某人其实也那样。”

——江一燕《藏区日记》

他是个有慧根的幼女,没有大红大紫,

却可以游刃有余地生存。

视频《七十七日》让小江火了一把。

小江同学在片中全素颜零片酬出演主演“蓝天”,

黄河,是多少人朝圣的殿堂,

而藏地,是离开天堂近日的地点。

踏上那片土地,没有了生存中琐碎的扰攘,

只有天、地、人。

平静,虔诚。

小江一定是体会过那种感受的。

“有时候觉得很可笑,

何以要为陌生人口中的自己慌乱,

那是自愿中了流言的陷阱。

控制不了陌生人的讲话和欲望,

但大家照例可以维护自己的心波澜不惊。

就这么,过好团结的活着。”

——江小爬

有慧根的人才能在浮躁的社会里如故保持团结的韵律。

工作、支教、旅游、摄影、写文字……

有快有慢。

所以,她才会被和讯评为“最有态度突破女帝”。

本人爱不释手他对“自由”的态度。

她的“自由”平衡感很好,早九晚五,浪迹天涯。

有平衡才有擅自,有约束才有擅自。

常青时,可以人格经济独立,发展友好,是随便;

过些年,能够平衡好生活中的各类地方,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随机是封锁,是持有对人生的掌控力,

是怀有权衡的聪明,

是可以听从自己喜欢的点子过毕生。

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那是任意;

想爱就爱不爱就掰,那是放纵;

随机和纵容,是对生存的失控,那不叫自由。

04 世间最纯粹,莫过于孩子的肉眼

何人又能想到,娱乐圈里的丫头,

竟能沉得下心支教近十年!

二零零七年,她到湖南巴马县一个村子拍戏,

与那个贫困的乡村结合。

其后,便先导了小江长达十年的支教路。

看过江一燕在二零一六年写的一篇支教文章,

被过多细节打动到。

例如,有两次家访,

一个子女约请她去家里吃饭,

她打了照料,请他俩做家里的蔬菜就可以了。

他在篇章里写道:

“大家出门先干其余事。

结果回到时阅览几个子女蹲在后院的地上,

就着他俩囤的一小缸水拔鸡毛。

立时本人的心都碎了,

自身在想,是或不是自个儿不应该来家访?

吃饭时,二年级的兄弟因为很久没吃鸡肉,

多夹了几块,上初中的二姐马上就哭了,

说姐夫很不懂事,应该把那一个留给老师吃。

那般小的儿女,心里要经受多少东西?

随即自家心惊肉跳,

不清楚怎么和那几个表妹说,

那也是让我们回到思考的事。”

儿女的眼睛,最根本。

跟孩子在同步,

可以洗尽游乐圈里的浮华气。

小江做事惜缘随缘不攀缘,

“这么些都是好缘分,可以积累好福报。”

相由心生,小江长得并不美艳绝伦,

但看起来到底舒服,柔和舒展,

比圈子里冷酷美艳的玉女们好太多了。

04 心里有片海,眼里有束光

“也许有历史权利感召唤我,必须要自己负责。”

——江一燕

小江成名算是晚的了。

26岁,她才卓尔不群,

在《大家所在安置的后生》里演了女主周蒙,

电影《南京!南京!》里,

江一燕饰演了婊子小江,

小江开始是一副“商女不知亡国恨”的典范。

新生,为了换取生活物资,

他先是个走出来就义了和睦,

去做慰安妇,

当他们被带入时,

小江转头来看高圆圆女士饰演的姜淑云,

眼里有伤心,也有自满。

那些回头,

被誉为《拉脱维亚里加!马斯喀特!》里最美的自查自纠。

然后的几年,

江一燕提名第10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第32届Hong Kong电影金鸡金狮奖等奖项的最佳女二号,

还凭得到第16届金钟奖最佳女二号。

不要紧,随俗浮沉。

不坚决,但活得很赏心悦目。

小江说“惟愿花常开,人常在,知己永不负”

那么,也愿读那篇小说的您,

前途风柔日暖明亮,自由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