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途中层层之六:冬天游秋浦/李相文

图片 1

秋浦之于我的魅力,首先是它的名字。“浦”的情趣,字典里是“水边或河与河、河与海交汇的地点”,乍一来看它,意识里就有一条河扑棱棱地流过来。这样的河,孔仲尼看过,子在川上,发出嘘唏:“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样的河,庄子休也写过,百川灌河,望洋兴叹:“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面对秋水,仁者有太多的言辞,不知怎么发挥;面对秋水,智者有太多的心怀,不知什么寄托。

秋浦之于我的魅力,还来自李翰林的诗。李翰林流落江湖的时候,曾在山西不远处漂泊,写过《秋浦歌》十七首。是如何来头让大小说家在此间流连忘返?一个很小的地点,咏且叹之,竟留下了这般多的杂谈。是那一条春季的长河留住了她的视线,依然河边浣衣的女孩子牵住了他的眼神?他的诗充满了悲秋:“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那诗里的人生况味,令人长时间难以释怀。所以,我对秋浦的情结可谓是“望穿秋水”了。

车子从阳新出发,经过永州、黄梅、焦作等地,近六刻钟的车程,进入了河南的天水。向石台县城驶去的途中,满目是萧瑟的景点:祼露的春天的郊野,一两棵落光了纸牌的老树,黑瓦白墙的徽式建筑,几缕青色的懒洋洋的炊烟,有时候,还有一两条溪流出现在头里,然而,溪水都干涸了,看见的是河床上满地的鹅卵石,或一两处黑黑的水凼。心里想,这冬季里旅游,还真难寻到春的踪影。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大家疲倦欲睡时,眼前意料之外一亮,一条红色的河水在车窗的左侧向我们招手,如一条碧色的玉带,系在村庄与群山之间。朋友告知我,这就是秋浦河,它是额尔齐斯河的一条支流,春日的时候,这里是漂浮的好位置。

正午到石台县城,县城很小,常住人口才2.5万人,走半钟头的路,就足以逛遍县城的到处。早上,驱车前往蓬莱仙洞。下车后走上一条羊肠小道,两旁是田地。从一方窄小的洞口走进来,里面真是别有洞天。洞分地洞、中洞和天洞多少个部分。时上最近,落差大概有二三十米呢。地洞有一绝:山水油画。洞壁上这幅水墨山水,是宇宙杰作。我把它拍在照相机里,回来的时候,处理成黑白照,还确确实实特别像山水画,并且有好几浮泛派的意味。中洞有三绝,分别是千南宁、瑶池、天丝。千温州是此洞最大的石钟乳,很黑。瑶池中的罗纱帐最美,纯白无瑕,晶莹剔透,见之忘俗。王母后宫紫竹林中有一处钟乳石既白且薄,看上去像白玉,很美。天丝呢?万分精细,均匀地长在顶壁上,密密的,小小的,令人记念这句词“纤云弄巧”,说是织女用来织云彩的丝线真不为过。那更是其他溶洞之所未见。最后一绝在天洞,是倒扣的金钟。真的是宏钟大吕,是不是玉帝在前额开会时敲的钟呢,也以为只有上帝之手才可以敲响这样的大钟。大家出去时是另一个洞口,在山腰上,逐步走下山,赏玩一下沿路的景点,让一头的汗珠散去,人觉着特此外欢畅。

图片 2

其次天,大家又游了慈云洞,这一个洞跟明日看过的两样,后日是旱洞,滴水少,多干,石呈灰棕色,年代较远。这是个水洞,头顶上不时会有小水珠落进你的颈窝,凉酥酥的。人在洞中走,水在脚下流。浮桥下的湍流很清亮,有时可以看出一两只小鱼游戏其间,据说这水流出来,是下游村民的饮用水。里面不时会看出局部佛像,像是目前搬进来的。洞很大,洞壁上有许多旅行者留下的手笔,其中,有“老孙来也”留的最多。突然鼻子里飘进浓浓的香气,原来秋浦人把这里当做了自然的苦味酒贮藏室了。我走近一个锁着门的地道,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用相机的闪光灯照了一张相,打开看,果然是这种坛子装的窖酒,坛口用红布条封着,很难堪。走了近一个钟头后,又沿原路重返,即便这洞没有怎么大起大落,一路行进甚至有点凉意,但汗依然逐日渗出来了。

从慈云洞出来,大家去黄崖大峡谷。峡谷风景很美,是个自然的氧吧。在一处瀑布下,我们停下来休息。瀑布叫黄龙瀑,弯弯流下来,有点龙腾虎跃的含意。瀑布下是一汪潭水。这潭水清得可见人影,浅处的鹅卵石呈异彩,我捡了多少个石头作为储藏。沿着木板做的索道往上爬到山中腰,就无路可走了。午餐是在景区旁的一栋木屋吃的,渐渐品尝着特殊的农户菜,吃着喷香的柴火饭,望着冬天的远山郊野,觉得人生真的很美好,日子如此过着似乎不怎么有气无力,却有一种幸福洋溢心间。

吃完早晨饭,我们就回程了。又看见了这条秋浦河,绿盈盈地,一汪碧波,送了我们很久,才依依不舍在大家的视野中流失。

(2016年九月16日改稿于家)

图片 3